马上又到秋收季节,我省大面积种植的粳稻即将上市,一些地方成熟期较早的杂交稻已经开始收获。

  常熟9月举行的一场稻谷拍卖会让种粮大户们很是兴奋了一下:稻谷拍卖价每500克高达1.67元,比今年国家最低收购价高出0.17元。记者加入的几个种粮大户微信群里,大家开心地议论着这个价格,不少人认为今后粮价还会走高。记者向苏州市粮食局副调研员兼调控处处长王栋华求证了此事,他说,这纯粹是一场“乌龙”事件。原来,参加拍卖的民营粮食企业负责人按错了按键,把每500克1.57元按成1.67元了。

  市场粮价究竟怎样呢?盐城市大丰区新团国家粮食储备库主任单文峰告诉记者,9月初,去年产的稻子达到最高价,每500克在1.58元左右,那段时间麦子价格也是今年以来最高的,每500克达1.25元左右。但此后逐步回落,目前稻子价格只有1.55元左右,麦子只有1.23元左右。大丰区新丰镇粮食经纪人仇桂宝也向记者证实,八九月份他收购去年的稻子,每500克达1.6元左右,差不多是近几年来最高价。

  即使是每500克1.57元,价格也是比较高的。照这个价格,只要产量与正常年景持平,种粮的经济效益还是可观的。问题是,这样的价格能持久吗?

  王栋华一语道破了前段时间稻子价格较高的原因:前年和去年,粮食市场的行情不大好,粮价一直是靠国家最低收购价在托着,也就是说,最低收购价成了最高价。大量民营粮食企业不愿意收购、存储稻子,因为市场上并不缺粮食。这样,大部分粮食进了国有粮库,市场上可供流通的粮食很少。到了夏天,市场上流通的原粮基本没有了,加工企业不能停产,只能通过参与竞拍国有粮库轮换的粮食获得粮源,而国有粮库拍卖粮食时是在收购价基础上适当加价作为起拍价的,因此,成交价格普遍在每500克1.57元左右。

  省粮食局所属澳门永利赌场粮油交易市场负责人滕立轩说,为了防止出现“转圈粮”,国有粮库的拍卖在9月上旬就停止了,这客观上造成市场粮源紧缺,所以9月的原粮价格比较高。他认为,秋收大幕拉开后,新粮价格会往下走。王栋华也认为,新稻上市后,一些加工企业为了抢占新米市场,可能会抢购一批稻子,短时间内稻子的价格还会比较高,但新米的加工量有限,接下去大量稻子上市后,价格肯定下行。

  下行到什么程度呢?从事粮食收购多年的仇桂宝说,按照往年的经验,水分含量在16%左右、适合加工厂立即加工的稻子,每500克最多1.40元。单文峰则认为,可能还要低。因为去年秋收后不久,稻子的市场价格迅速下跌,最低跌到每500克1.25元左右,足足比最低收购价低了0.3元。后来还是省里及时启动最低收购价,达到收购标准的稻子价格才逐渐回归到最低收购价附近。而去年三等标准稻谷的最低收购价是每500克1.55元,今年已经下调到1.50元,因此,在收购旺季,最低收购价很可能再次成为市场最高价,也就在1.50元左右。

  一个严峻的事实是:尽管前一阵子稻子价格相对较高,但国有粮库去库存的压力依然很大。记者了解到,很多国有粮库拿出来拍卖的稻子是2014年度的,已经到了必须出库轮换的时候,不少粮库去年和前年收储的粮食还没有动过。因此,省粮食局有关负责人说,今年秋收的仓容压力依然比较大。尽管今年国际粮价比往年高一点,但与国内粮价相比,依然低很多。国家之所以10年内首次调低稻谷最低收购价,一是为了去库存,二是为了尽量向国际粮价靠拢。这位负责人说,在国内外粮价倒挂还比较严重的前提下,不能因为市场粮价的一时上扬而忽视结构调整。

  粮食领域的专家说,粮食目标价格改革是近几年来中央一号文件中一直提到的,不排除国家在未来几年继续调低粮食最低收购价,进一步与国际粮价靠拢,从而为目标价格改革奠定基础;作为三大主粮之一的玉米已经实现目标价格改革,小麦和稻子的目标价格改革应该不会远了。所以,现在结构调整的任务是最为紧迫的。

  结构调整,一个重要途径是不要多种大路货的粮食。不久前记者在苏州举行的长三角粮食合作会议上,听苏州市粮食集团董事长翟子谦说过,现在种粮不能光追求产量,要追求质量;食味好的大米,每500克卖4元左右不成问题,而大路货大米只能卖到2.3元左右!难怪安徽马鞍山的一些种粮大户会选择种植南粳46(这一品种因生长期较长,一般只适宜在太湖周边种植),即使产量比其他品种低一点。为什么?因为大米的食味好,加工企业抢着收购,价格给得也高,总体经济效益也好。这中间的道理其实很简单:进口粮食绝大多数是大路货,国内的优质品种则是国外大路货无法取代的,两者之间就不再是同质竞争。这些年传闻不断的日本天价大米说明的其实就是这个道理:之所以能卖出天价,就因为种植的品种比主要产于东南亚的大路货优异得多。而我省的一些优质稻米品种,已丝毫不逊色于日本的。